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闻

地下神父认同教宗为牧灵签协议,但没宗教自由情况下不公开

时间:2018-11-28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天亚社.香港讯】中国政府不断打压宗教自由,令国内「地下」教会团体神长长期受压迫,即使梵中签订临时协议后,情况仍未有改善。有「地下」神父表示,明白教宗的良好意愿,希望地上和地下团体合一,但未看到中国有真正宗教自由的情况下,不会贸然公开。

 

面对协议,行动一致

在梵中临时协议签订前,当局已经常要求地下教会团体的神长公开,加入爱国会。而有些地下神父因不愿妥协,服务的教堂或聚会点被查封或被清拆,又或被公开教会团体取缔,且要求地下团体的神父离开;若地下神父是从外省来的,则要返回老家,还有些地下神父要躲藏在教友家中生活。

地下教会团体若望神父对天亚社说,他教区和毗邻教区的地下神职在协议签订前,均各自私下开了两、三次会议,商讨应对的方法。当时他们均一致决定,「不论是公开或留在地下教会、领证不领证,教区内的地下神职都会一起行动」。

而在梵中于九月廿二日签定临时协议后,他们再次开会决定,暂时不会领证公开,一起留在地下。

若望神父称,因为他们还考虑到「公开后,政府是否让他们有更大的自由?」「对地下教会福传有没有好处?」和「政府有没有改变?」但他不讳言,目前看不到希望。

他坦言,在梵中签订临时协议前后,情况并未有好转,当局继续派员到各教区游说或威迫地下神职人员领神父证,加入爱国会,否则定性他们为非法。「他们说的意思是教宗签了协议,认同他们,你们都可以上来。」

若望指,其教区和毗邻教区的地下神职人员都感到困惑,他们一方面完全认同教宗方济各为牧灵需要而签订临时协议的心意,「就是希望地上、地下双方合作,好像国民党和共产党共同抗日一样」。

但另一面,他们又不懂教宗接纳那八位非法主教回到教会,是否意味着「自选自圣没有问题」。若望认为,临时协议虽然有良好的意愿,但在中国的情况是,要地上、地下合一,就必须要面对「自选自圣」、「独立自办教会」和爱国会等问题。

他们认为,目前的临时协议只是个开始,所以「还是不要走得太快」,再观察情况。

 

临时协议加剧地上、地下分裂

若望神父坦言,梵中签协议后,不但无法令地上、地下教会合一,反而加剧了分裂。「有神父认为临时协议出来后,代表教廷已接受独立自办教会,故不愿再过躲躲藏藏的生活,宁愿到地上去,加入爱国会;他们的意思是『反正教宗也不反对』。」

他续说:「但也有在公开团体参与弥撒的教友认为,地下神父公开了,跟政府走得太近,当局又要求教堂升国旗、唱国歌,他们觉得教会再不像教会,从而转到地下。」

而他还观察到加剧教会分裂是因为教廷没公布协议内容所致。他希望,教廷日后若还有进一步行动,尽可能透明、公开内容让大家知道,并且也「想到地下的情况」。

若望神父又期望有更多人知道地下的情况,国际社会也更多关注中国教会,从而给政府压力。

 

最会分化,唯有团结

一直以来,中国打压地下教会团体的手法曾出不穷,最爱是搞分裂。

若望神父说,每个地区的官员对当地的地下团体的做法都不一样,而他那里是分化神父间的团结,好让当局逐一击破。

他进一步解释:「我们那里的地方当局不会一次过邀请所有地下神父公开,而是先游说几位有影响力的,再以这些有影响力的神父去影响其他人,从而达致所有地下神父归顺政府;又或做到彼此产生不信任,令地下教会分裂。」

另一位地下团体神父多默,其教区属于大城市。而当地政府虽未有把神父抓走,但转化地下神父时也采用分化手段。

他跟天亚社说,政府人员会先带走其中一位地下神父来谈话,「然后指派他们安插在教友或神职通讯群中的人发放假消息,说这位被带走的神父已领神父证及转到公开教会」;期后,即使这名神父放了出来并作出澄清,但教友和神职间已出现芥蒂。

他又举另一例,指曾有地下神父悄悄地出国参加境外教会活动,期时当局又指派他们安插的人造谣,说这神父已加入爱国会,而大家又信以为真,因找不着神父问明白,从而令他们之间产生误会。

 

体谅铎兄弟面对的压力

所以多默神父他们的地下教会团体便订下原则,「见不到铎兄弟手里拿着神父证,也不信他真的加入了爱国会;而即使看到证件在手,也给他解释的机会。若然真的加入了爱国会,也会以弟兄的关怀把他劝回来。」

他表示:「我们完全理解对方所承受的压力。因为政府的洗脑工作是很骇人的,当被拘禁时,会有十个人不停轮流跟你说话。」他体谅地说:「没人是完人,总会有软弱的时候,而我们感同身受,想到自己面对这样情况时,可能比他们跌得更快。所以要沟通对话,明白我们是一体的。」

他坦言,曾有公安以其家人威胁他,但遭他警告不要找他们麻烦,而在他晋铎时,也曾跟父母说过,「如果拿他们威胁我,我会跟父母继绝关系」。

另一地下神父保禄,其教区在这几年间已有八成地下神父转到公开团体。而他所服务的教堂也被当局查封,目前他住在教友家中的杂物房。有知情人士说,神父住的环境一般,「是我见过神父住所中,最简陋的一个」,但保禄神父仍坚持不转到公开团体。

保禄神父对天亚社说,有些神父是「所谓为了保住教堂」而主动加入爱国会。

但他认为让历史评论对错,「环境和个人认知不同,天主才是真正的主人,我们都是过客。」他又补充:「公开也有公开的罪受,唯有天主的爱才是无限。」而他自己「就目前情况,是良心不能接受」,因为「给撒旦让步,它会得寸进尺」。

他又指:「临时协议内容是保密的,说明教会还有什么秘密,不能让大家知道。」然而,因为不能反对教宗,所以他选择低调。

至于要否公开,他认为,一切「等教宗明文规定」后再作决定,若然良心接受不了,就回老家。他又称现在协议只是临时性,「如果过不了几天教廷撤回呢?」他认为目前不能轻举妄动。

多默神父也说,除非教宗非常明确地叫他们公开,他才会考虑,「因为要服从教宗」;但他也说,「若良心不能接受,那就回家找工作」,不过他仍会坚持过独身生活。

上一篇:邵主教已经回到温州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绝领证被官员带走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
教宗二O一九年的亚洲之行和梦想
教宗二O一九年的亚洲
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在耶路撒冷哭墙「祈祷」
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在
河南省郑州教区刘江东神父:服务青年及呼应世界主教会议,却成为「殉道者」
河南省郑州教区刘江东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和贵州两处圣母朝圣地被拆毁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
沈斌主教在意大利世界和平大会上的发言
沈斌主教在意大利世界
展望“中梵临时性协议”后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
展望“中梵临时性协议
「红色主教」教廷统战 邀请教宗方济各访华
「红色主教」教廷统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