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陈日君枢机:教宗方济各不了解中国

时间:2018-10-25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者:JOSEPH ZEN ZE-KIUN 点击:
merlin_136146912_f261ec60-6259-48d6-8239-209f2de67a2a-master
3月,在北京政府认可的宣武门天主堂举行复活节庆祝活动之前的弥撒。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香港——上个月,梵蒂冈宣布已经就天主教主教的任命与中国政府达成一项临时协议。该协议的支持者们表示,在忠于教宗的地下教会与中国当局批准的官方教会长久分裂后,它终于带来了团结。支持者还表示,伴随着这个协议,中国政府首次承认了教宗的权威。实际上,该协议是在中国消除真正教会存在的一大步。
 
我了解中国教会,我了解共产党,我也了解教廷。我是一名来自上海的中国人。我在大陆和香港都居住过多年。1989年到1996年期间,我在上海、西安、北京、武汉、沈阳等中国各地的神学院教过课。
 
作为阿根廷人的教宗方济各似乎并不理解共产党。他克尽牧职,并且来自南美,那里一直是军政府和富人串通一气压迫穷人的地方。而有谁会出来保护穷人呢?共产主义者。甚至可能还有一些耶稣会士,政府则会称那些耶稣会士为共产党人。
 
方济各可能对共产党人有种自然而然的好感,因为这些人是因为他受到迫害的。他不知道他们一旦掌权就会成为迫害他人的一方,正如中国的共产党人。
 
罗马教廷和北京于1950年代断交。天主教徒及其他宗教的信徒被送到劳改营。1974年文化大革命期间我曾回到中国,当时的情况糟糕到超出人的想象。整个国家都处在奴役之下。我们太容易忘记这种事了。我们还会忘记,你永远无法与一个极权主义政权达成真正的好协议。
 
诚然,中国自1980年代就实现了开放,但即使是今天,一切仍然处在中国共产党的控制之下。中国的正式教会由所谓的爱国会和主教团把控,这两个组织由共产党支配。
 
从1985年到2002年,枢机主教约瑟夫·托姆科(Jozef Tomko)是万民福音圣部(Congregation for the Evangelization of Peoples)秘书长,该组织负责教廷的传教事务。他是一名了解共产主义的斯洛伐克人,而且他很明智。
 
托姆科枢机的立场是,地下教会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教会,并且认为官方教会不合法。但他也明白,官方教会里有许多好人。像是西安的主教,一度曾担任主教团副主席。或者像上海主教金鲁贤,他是一名通晓多国语言的耶稣会士,曾在1950年代遭到拘禁。
 
当时的教廷是政策谨慎,但实施起来有魄力。可以做一些合理的让步,但会有底线。
 
2002年,情况发生了改变,当时托姆科枢机到了退休年龄。一名毫无外国经验的年轻意大利人取代了他,开始过于迅速、过于简单地将官方中国主教合法化,给人的印象是,如今梵蒂冈会不假思索地支持北京的人选。
 
当既经历过纳粹,又经历过共产主义的德国人约瑟夫·拉青格(Joseph Ratzinger)成为本笃十六世教宗时,希望又回来了。他让枢机主教伊万·迪亚斯(Ivan Dias)担任万民福音部部长,这是一位印度人,曾在西非和韩国待过。这个举动让梵蒂冈变得国际化了。当时还为中国教会设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我被任命在其中任职。
 
不幸的是,迪亚斯枢机认同“东方政策”(Ostpolitik)以及1980年代一位国务卿的主张,此人一直支持与受苏联控制国家的改善关系。而他将这一政策用在了中国身上。
 
当本笃于2007年向中国教会发出他的著名信件,呼吁那里的所有天主教徒实现和解时,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中文翻译被发布时出现了错误,其中一处太过关键,以至于不太可能是无心之失。有一段精心陈述了地下司铎如何接受中国当局承认而不算作背叛信仰,但一个重要的告诫被删去了,也就是中国当局“几乎总是”施加与天主教徒的良心“截然相反”的要求。
 
我们中的一些人提出了这个问题,最终在梵蒂冈的网站上,文本得以纠正。但到那时,错误的原文在中国广为流传,一些主教将本笃的历史性信件理解为鼓励加入国家认可的教会。
 
今天,我们有了方济各教宗。他对共产主义有着自然的乐观态度,而他身边的一些明白个中利害的犬儒主义者也在怂恿他对中国的共产主义者保持乐观。
 
关于中国教会的委员会已不再召开会议,尽管尚未解散。我们这些来自外围、来自前线的人正在被边缘化。
 
方济各在2013年决定任命伯多禄·帕罗林(Pietro Parolin)为国务卿,当时我是众多为此欢呼雀跃的人之一。但我现在认为,帕罗林枢机更关心外交上的成功,而不是教会。他的最终目标是恢复梵蒂冈与北京之间的正式关系。
 
方济各想去中国——从若望·保禄二世开始,所有教宗都想去中国。但是方济各在2015年对古巴的访问给教会带来了什么呢?古巴人民?几乎没有。他让卡斯特罗兄弟皈依了吗?
 
中国的信徒正在遭受痛苦,现在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今年年初,政府收紧了对宗教活动的规定。大陆的地下司铎告诉我,他们不鼓励教区居民来做弥撒,以避免被捕。
 
方济各本人曾表示,虽然最近的协议——其条款尚未披露——规定“就最终候选人展开对话”,但是由教宗“任命”主教。但是,如果中国拥有前面所有的决定权,那么拥有最后决定权又有什么用呢?从理论上讲,教宗可以否决任何看起来不称职的主教提名。但这个权力他能行使多少次呢,他真能行使吗?
 
协议宣布后不久,两位来自官方教会的中国主教被派往梵蒂冈参加教会会议,这是为世界各地主教举行的定期会议。谁选择了他们?众所周知,这两个人都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正如我所说,他们出席该会议是对中国那些好主教的侮辱。
 
他们的出席也提出了一个痛苦的问题:梵蒂冈现在是否会将仍属非法的七名官方主教扶正。教宗已经解除了他们的绝罚,为他们被正式授予教区铺平了道路。
 
官方教会有大约70位主教;地下教会只有大约30位。中国当局说:你们承认我们的七个,我们就承认你们的30个。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很好的交易。但是,那30个人是否仍然可以继续担任地下主教?当然不是。
 
他们将被迫参加所谓的主教团。他们将被迫和其他人一样被关入鸟笼,并将成为其中的少数派。梵蒂冈的协议以统一中国教会为名,实际上意味着中国真正的教会被毁灭。
 
如果我是漫画师,我会画下这样的画面,圣父跪在地上,向习近平主席交出天国的钥匙,说:“请承认我为教宗。”
 
然而,对于中国的地下主教和司铎,我只能这样说:请不要开始一场革命。他们带走你的教会?你不能继续履行职务了吗?回到家里去,和家人一起祷告吧。耕耘土壤。等待更好的时机。回到墓窖。共产主义不是永恒的。
 

陈日君(Cardinal Joseph Zen Ze-kiun)是一名出生于上海的香港退休主教。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上一篇:“一会一团”会议:对中梵协议拥护,对独立自办坚持下一篇:世界主教会议和中国青年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绝领证被官员带走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
教宗二O一九年的亚洲之行和梦想
教宗二O一九年的亚洲
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在耶路撒冷哭墙「祈祷」
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在
河南省郑州教区刘江东神父:服务青年及呼应世界主教会议,却成为「殉道者」
河南省郑州教区刘江东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和贵州两处圣母朝圣地被拆毁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
沈斌主教在意大利世界和平大会上的发言
沈斌主教在意大利世界
展望“中梵临时性协议”后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
展望“中梵临时性协议
「红色主教」教廷统战 邀请教宗方济各访华
「红色主教」教廷统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